深邃又透明.

陵影,高一,破画画的。

【玫瑰】
#安雷安
#ooc属于我
#可糖可刀
#食用愉快

“嘿,七夕快乐。”
安迷修用右手拖着下巴,笑着,微眯的眼睛中是数不尽的温柔,只是那其中似乎掺杂着其他东西,但很难说清楚便是了。
而那笑容显得有点乏力。
不知从哪里摸出的玫瑰被安迷修推向桌子的另一头。这妖艳的花煞是狠毒,茎上的小刺在安迷修拇指上留下了一笔。这位骑士恐怕是少见的出神了。
而桌子那头,空空如也。
安迷修后背再次靠上了椅子,摇了摇头,显然这个动作已经被他重复了无数次了。那张令无数少女着迷的俊俏的脸上展露出了罕见的纠结、茫然与不知所措。
“还是做不到啊。”
安迷修本打算在这次七夕以后彻底的忘记他的,然而他的内心可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去年这个时候,雷狮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哪儿都没有他的影子。数月疯狂的寻找让安迷修变得暴躁,发现始终无果之后,他才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。骑士,始终都要有冷静的头脑。安迷修想遍了,也找遍了雷狮可能会出现的地方,至今,仍然无果。
除了回想起雷狮还在的日子,安迷修便很少去展露笑容了。上个七夕是他们即将一起度过的第一个七夕,可是,那天,在他们诺大的房子里,徒有他一人。

顷刻间,安迷修睁开了他的双眼,那双美丽的眼睛重新焕发出光彩,不忘抓起那一支玫瑰,也不顾疼痛与血流了,起身便冲了出去。
安迷修也不知道他在向哪里跑,他只知道他感受到了他,他只知道只要他一直跑。就不会错。
这几天都是雨天,因此安迷修总是心烦意乱的,气也沉不住,也不能冷静思考了,他不喜欢下雨天。
雨滴肆意地拍打在他的脸上,终于,安迷修停到了空旷的马路中央。他是凭着感觉来的。他也相信自己的感觉。
一定是你,不会错的。
可是,你在哪儿?
突然,一双手覆盖了安迷修的双眼,安迷修愣了,然后他笑了,发自内心的笑了。当安迷修正要摸上那双熟悉的手的时候,他不幸拍打到了自己的眼睛。
假的?
紧攥在手中的玫瑰终于掉了,花瓣被甩掉了一两片。
“我就知道,你怎么会玩这么无趣的游戏。”
耳边只剩下雨水滴答、冷风呼啸和汽车鸣笛的声音。安迷修一动不动的,一动不动的……

再次睁眼时,安迷修看到的是那期待已久的脸庞。那个人的手搭在他的手上,安迷修终于安心了。
雨,早就停了。那条马路上,只有一支枯萎的玫瑰。

“七夕快乐,安迷修。”

生日快乐嘉包子!
(p2是我嘉包子滴试妆人丑慎入)